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鹏汽车有点难:动刀组织架构之后何小鹏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

2022-10-27 20:15:15 2628

摘要: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广州报道当下的小鹏汽车“有点难”——首款均价超过30万元、被寄予厚望提升毛利率拉动品牌向上的小鹏G9因产品配置冗杂、产品规划脱离用户需求导致“二次上市”。或基于此,近日小鹏汽车“动刀”组织架构,或迎来有史以来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广州报道

当下的小鹏汽车“有点难”——

首款均价超过30万元、被寄予厚望提升毛利率拉动品牌向上的小鹏G9因产品配置冗杂、产品规划脱离用户需求导致“二次上市”。或基于此,近日小鹏汽车“动刀”组织架构,或迎来有史以来最大规模调整;

造车新势力月销破万不断攀升之际,问鼎2021年造车新势力销冠的小鹏已连续三个月交付量环比负增长,“小鹏掉队”言论甚嚣尘上;

特斯拉再次举起“价格屠刀”全系官降,最高降幅达3.7万元,后驱入门版Model 3、Model Y售价分别下探至26.59万元、28.89万元,新一轮价格战对于包括小鹏在内的新能源车企压力不可谓不大;

除了终端市场的压力外,资本市场的压力也不小。截至美东时间10月24日收盘,小鹏美股下跌近12%,市值已不足百亿美元(61.71亿美元),距离486.6亿美元的高光时刻已蒸发超3000亿元,港股也较巅峰期跌去九成。

“做难而正确的事情。”10月24日,在第四届“小鹏汽车科技日”现场,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以及小鹏汽车自动驾驶副总裁吴新宙均重复了这句话,并分享了小鹏汽车智能驾驶、智能交互、智能机器人以及飞行汽车方面的进展。

“动刀”组织架构

近日有报道称,小鹏汽车在10月21日发布全员邮件,宣布建立五大虚拟委员会组织(战略、产规、技术规划、产销平衡、OTA委员会)和三个产品矩阵组织(E、F、H平台产品矩阵),前者负责提升各条业务线的沟通和协作效率,后者负责打通端到端产品全业务闭环。

其中五个虚拟委员会中前三个由何小鹏亲自挂帅,后两个分别由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何涛、小鹏汽车副总裁陈永海负责,两人直接向何小鹏汇报;E、F、H车型产品平台分别由小鹏汽车销售副总裁廖清红、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夏珩、小鹏汽车车身以及内外饰高级总监矫青春负责,直接向何小鹏汇报。

值得注意的是,此轮调整也涉及多个部门。

据电厂报道,廖清红负责的UDS(user development and service center,用户发展与服务中心),特别是销售与服务体系,将很快进行BU(业务单元)化;同时,市场公关方面,原本负责企业形象的业务部门会独立升级成为一级部门,不再划归小鹏汽车市场副总裁李鹏程负责;小鹏汽车采购负责人、市场与商务高级总监向颖今后将只负责采购,不再负责市场和商务相关的工作。

对于此次组织架构调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小鹏汽车方面求证,对方表示“暂无置评”。

有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组织架构调整的直接导火索是G9上市出现的问题。复杂凌乱的产品配置、脱离用户需求的产品规划以及高价低配的策略让小鹏G9引发大量批评,上市不到两天紧急调整命名、价格和配置,试图用“二次上市”挽回口碑,在汽车行业并不多见。

何小鹏希望能够通过此次组织架构调整,全面改善此前过于中心化的组织效率,减少沟通成本,了解真实的用户需求。

纵观小鹏的产品线,与理想和蔚来高举高打的战略不同,小鹏汽车切入更加主流的大众消费市场,主打智能化差异竞争路线,小鹏汽车的品牌调性对于其溢价能力也造成了影响。四款车型G3、P5、P7、G9跨越了15-47万元的价格区间,涵盖了入门消费和中高端消费人群。由于车型售价更低、盈利空间受限,小鹏汽车的毛利水平远低于蔚来和理想,通过走量更快实现规模是小鹏汽车优化业绩的主要途径。

不过,市场端的疲软已经出现,G3接近尾声;销量担当P7已发布有两年时间,明年将迎来换代,不少消费者持币观望;P5所在的细分市场强敌环伺,如比亚迪海豹、特斯拉Model 3、长安深蓝SL03等。小鹏汽车内部人士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P5瞄准了网约车群体,期待网约车群体带动一波销量,但上市以来表现不如价格更高的P7。

在新能源车市整体走高的情况下,小鹏汽车的销量却在逐月下滑,今年7、8、9月小鹏汽车的销量分别只有11524辆、9578辆、8468辆,连续三个月交付量环比负增长。

冲击销量的重任花落G9,何小鹏在G9上市发布会上表示“明年G9会超过(奥迪)Q5的规模,月销达到1万台。”不过改配风波让其再添阴影。

比销量下滑更快的是股价。资本市场上,截至美东时间10月24日收盘,小鹏美股下跌近12%,市值已不足百亿美元(61.71亿美元),距离486.6亿美元的高光时刻已蒸发超3000亿元,港股也较巅峰期跌去九成。

不止是小鹏,蔚来和理想也连续多个交易日下跌,相较年初跌去接近或者超过一半,一时间“蔚小理”掉队,“新势力”沦为“旧势力”等言论四起。

“我觉得今天新势力的第一代,实际上都在弯道上,可能有一家已经在弯道前面一点,小鹏也正在弯道。弯道意味着整个企业正在进入下一代的技术、产品周期,进入到全新的客户需求周期。如何在弯道上把速度控好,又能够把弯过快,这是一个挑战。”何小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明年开始Robotaxi运营,2025年向无人驾驶进发

何小鹏曾提出一个问题:在激烈竞争的、全球市场、非快销品行业、2C 非保护领域,有哪个好产品是靠精准定位,在中期或长期可以获得优势或壁垒的?

理想CEO李想的红心表情的回复意味深长,但或许在何小鹏看来,产品定位能力不足以成为长期壁垒,技术的飞跃则可以建立壁垒。

作为以“智能”为标签的汽车公司,在时长80分钟的小鹏科技日上,吴新宙用了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分享小鹏汽车在智能驾驶方面的探索,演讲最后嗓音已有些许嘶哑。

据吴新宙介绍,9月17日起,城市NGP智能导航辅助驾驶开始在广州试点,陆续推送给P5用户,小鹏汽车成为首个让高阶智能辅助驾驶在城市场景中量产落地的汽车品牌。

根据小鹏披露的数据,城市NGP周用户渗透率达到84%,里程渗透率达到63%,通行效率可接近人类司机的90%,每百公里被动接管为0.6次。

“相比高速和泊车场景,城市场景的NGP研发难百倍以上,要面临错综复杂的道路环境、不规范的交通行为以及改道施工频繁,城市NGP代码量是高速场景的6倍,感知模型数量是4倍,预测/规划/控制相关代码量达到88倍。”吴新宙直言,小鹏汽车本计划今年在多个城市布局城市NGP功能,但困难比想象中要多。

根据规划,2022年小鹏汽车主要着力单场景辅助驾驶铺设,2023年是辅助驾驶的下半场的起点,从2023年到2025年,将主要布局全场景辅助驾驶;2025年起,小鹏将向全面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进发。

此外,小鹏汽车推出全新一代感知架构“XNet”。和第一代视觉感知架构不同,XNet是多相机多帧数据输入方式,利用深度学习神经网络替代了繁复的手写后处理逻辑,实现了端到端数据驱动算法迭代。XNet对于静态环境有更精准的感知能力,可以实时生成“高精地图”,减少对既有高精地图的依赖。

值得一提的是,小鹏汽车的智能辅助驾驶并非单线发展。吴新宙提到,希望在2023年或2024年在广州开启小鹏Robotaxi测试运营,在有安全员的前提下载客运营,其与辅助驾驶的主线形成良好的协同和反馈,反哺辅助驾驶。

据了解,不久前小鹏G9成功通过自动驾驶封闭场地测试,并取得了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许可,即作为Robotaxi的承载车型,小鹏G9已拥有了上路的牌照。

除了智能驾驶,小鹏汽车还披露了飞行汽车的进展。与此前的横列双旋翼构型不同,最新的样车以分布式多旋翼构型的面貌出现,具备机臂折叠收纳系统,可进行陆行和飞行模式的切换。何小鹏表示,“这种设计是基于飞行稳定性的考量。”

罗兰贝格发布的《关于亚太地区先进空中交通(AAM)市场潜力》预测,亚太地区国家将在2030年之前实施先进空中交通(AAM)服务,2040年全球城市空中交通的产业规模将达到1.5万亿美元,到2050年,全球范围内将有近10万辆飞行汽车用作空中出租车、机场班车和城际航空,仅亚太地区的AAM服务收入可达369亿美元。

尽管飞行汽车前景被看好,但作为颠覆原有出行方式的全新物种,飞行汽车市场刚刚起步,相关政策法规尚未建立健全,技术迭代、制造成本、产品售价、市场接受度、产业链构建等仍存在不少难题,商业化落地仍需时间。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